教育培训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培训 > 教育信息化 > 正文
新闻资讯
湖南省图书馆藏王鸣韶稿本《鹤谿文稿》考辨
发布时间:2019-06-06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幅壁画、一个亭子、一尊雕塑,无不渗透着文化的感染力。书香校园、文化校园,处处彰显了大学文化的魅力。浓厚文化氛围的形成,缘于四川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党委领导班子对大学文化建设的不懈努力,始终坚持一个共识——文化是大学的血脉。

  金秋九月,金榜题名!

湖南省图书馆藏王鸣韶稿本《鹤谿文稿》考辨

品评文章优劣、鉴赏艺术高下的批语。 有些批评者虽未直接写出评语,却在每篇文章后分别标注“上”、“次上”、“次”带有明显品评意蕴的字样,以表达自己对文章优劣的看法。 《鹤谿文稿》中这种方式的品评出自清代学者朱春生之手。

朱春生在丙午春三月三日的题跋中有所说明:篇,“次上”的文章篇,“次”的文章篇,“次次”的文章篇,还有篇文章则未予品评。

被评为“上”等的文章包括《玉山名胜集序》、《送秦复山赴任绍兴太守序》、《元至正十年山东乡试题名记》、《重建陆清献公祠堂记》、《药州图记》、《太仓州钟楼铜钟记》、《与诸雪堂》、《与钱竹汀简》、《答曹檀济师》、《萧何论》、《侍命一篇赠钱可庐》、《范文正公学术事业考》、《咸林郑地考》、《郡县考》、《书龟巢集后》、《张南华先生传》、《程容与先生传》、《候补员外郎福建崇安县知县幔亭陆公墓志铭》、《滕县知县玉亭程公墓表》等文章,而被其认定为“次次”的文章是《记石先生语》一文。 朱春生之品评,在评定等级后,都钤有“春生”朱文方印,以标示评定者。 但就其品评的整体情况看,朱春生对王鸣韶的文章多以“次上”、“次”视之,可见其评价并不算高。 这种评价是否准确?诚如他本人所言,“浅陋之见,知不足当万一也”,这或许确非谦辞,其中除少数文章品评得当外,大部分文章还是有失偏颇的。

以校勘为主的批语。 《鹤谿文稿》的批校中,批抹、删改、校补之处甚多。 相对于那些以理论批评见长的批语,这些批语侧重于“校”,包括对稿本文字的增、删、改、补等多种形式,基本保持了稿本的原始状态。

或增补文字,使句意更为明确。

如《篆书孝经序》中“唐之李谌、李阳冰、徐锴,宋之徐铉、郑文宝”一句,在“徐锴”二字前添“南唐”二字,补充确切的时代,以与前后文字对应;《息关先生释疑录序》中“亦先用功于佛,久之而无所得”一句,在“而”字后增补“谓其”二字,以补充遗漏,虽此句增补前亦能读通,但增补后句意更明晰。

而在有些文章中,文本存在明显的文字缺漏,如不加增补,则意思不连贯,只有通过批校文字的增补才能得以有效理解。 如《赠族孙漪文序》中“因推本于先世之德以赠之使而皆念其先也研存之家风其不坠矣”,此句语意不通,显有阙漏。 批校则增补为:“因推本于先世之德,书以赠之,使予宗人而皆念其先也,研存公之家风其不坠矣”,得此增补,句意明确许多。

或删除繁冗,精炼文句。

如《陈东论》中的一段:“今日读之,犹想见其节概,然而君子之于天下也,当为有用之用,勿为可名之名。 吾以有用之身,必当权于实用,无务乎空言,而屡试于危地。 ”此段文字繁复冗长,语意有重复之处。

批校将“为有用之用,勿为可名之名,吾”以及“必当”数字删去,变得更为精炼:“今日读之,犹想见其节概,然而君子之于天下也,当以有用之身权于实用,无务乎空言,而屡试于危地。

”经此删改,该段文字行文更加简练,语气更为顺畅,而语意也未有损伤。 或校改错讹,疏通文句。

有些批校是校改明显错讹的,如《郁无文加编录后序》中“雍年三年”校改为“雍正三年”。

有些则是根据表达语气的需要进行校改,如《郁无文加编录后序》中“非亲民之父母,谁责哉”一句将“哉”校改为“乎”,《玉山名胜集序》中“可为深慨哉”一句将“哉”校改为“矣”,《长生指要序》中“人生寿不过百年,何为以有限之精神,易尽之岁月施于功名富贵”一句将“何为”校改为“乃”等,均属此类。

而有些批校则通过调整文字前后顺序,使语句更为顺畅。 如《唐抡三青藜馀照集序》中“宜其卷帙之多而益博,而益精善矣”一句,批校中将“精”字提到第二个“而”字之前,变成“宜其卷帙之多而益博,精而益善矣”,改易一字,而语句顺畅许多。

详下文;至于那些富有理论色彩或补充阐释性的批语,不但有助正文内容的理解,还具有重要的文学批评史意义。

则,叶德辉则,这些题识序跋充分反映了稿本的发现、编辑和流传过程,是了解稿本形成和传播的重要史料。

年展重九日的题跋中进行了明确介绍:,字定侯,号更生、南阳毂人,湖南长沙人。

为叶德辉三弟叶德炯之子。

通晓目录学,以藏书知名,家有藏书楼名“拾经楼”,藏书达多万卷,也是小有名气的藏书家。 对于《鹤谿文稿》的发现,叶启勋本人为该书所撰题跋有更加具体的描述:、己未两次从书估中购得《鹤谿文稿》,始成全璧。 而稿本旧藏于袁芳瑛家。

袁芳瑛,谱名袁世矿,字挹群,号伯刍,一号漱六。 室名卧雪楼,清代藏书家,与朱学勤、丁日昌并称为咸丰时期的三大藏书家。

此文末题“王鸣盛”撰,下文对此有分析考辨。

据此推断,《鹤谿文稿》某些刻印的文章为王鸣韶所撰并已经为别的刻本收录,为了省却抄写之烦,编者直接在编辑过程中将其原封不动地编入稿本,因此,也造成了稿本中夹杂刻印文章的现象。

,即王鸣韶去世三个月后,稿本即归藏钱大昕处。

王鸣韶为钱大昕妻弟,钱并为王鸣韶的著作《祖德述闻》撰写过序言;王鸣韶去世后,钱大昕为其撰写了墓志铭,成为了解王鸣韶生平的重要史料。 王鸣韶去世三月后,钱大昕为该稿题跋称:。

上一篇:宾利百周年概念车7月10发布 氢动力前瞻车型

下一篇:没有了

教育培训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29277h.com教育培训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